徐賢修說話帶感情 我們都深受影響

無求常安:鄧啓福口述歷史(交通大學出版社)

中日紧张升温 陆常态巡航钓鱼台

为妃作歹

約在1975年春,我曾在美國紐約市一場華人的聚會中見到徐賢修先生,他是印地安納州普渡大學數學系教授,曾受邀擔任過清華大學校長,後又接任國科會主委。徐先生說話時語帶濃厚感情,相當具有感染力與說服力,很多人都曾受到他的影響。當他知道我在貝爾實驗室工作,家住在Murray Hill附近,就希望能以我家作爲會面場所,想見見這些從臺灣去到貝爾實驗室以及附近科技公司服務的學者專家們,替新竹科學園區爭取人才及投資。我瞭解徐先生想法後,當然欣然同意,就找了一天將我家權充臨時會客所,大家忙了一整天。

新竹科學園區是前經濟部長陶聲洋先生所提出的概念,但是他提出的是以研究爲主導的研究園區,要包含附近大學如:交大、清華及研究單位,規模較小。陶先生上任經濟部長(1969年)不久,就因爲大腸癌過世,在李國鼎先生等人的募資下,成立了陶聲洋防癌基金會(1970年),迄今仍在運作。

電影「小子」舉辦公益特映 監製朱延平現身打氣

大正野兽附身记

徐先生接手國科會主委(1973年),致力推動科學園區,在發展概念上要寬廣很多,改稱爲「新竹科學工業園區」,認爲園區在發展研究之外,還要具有能與研究機構合作的工業,規模也擴大許多。科學園區用地需求達千公頃,新竹地區可能發展成美國加州史丹佛大學附近的矽谷一樣,對臺灣未來經濟發展影響深遠。

賭 石 師

陶聲洋是工程師出身,而徐賢修則爲知名數學家,這一觀念改變的對比,可見徐先生的氣魄。1975年暑假後,我任職交大,認識了國科會副主委何宜慈博士,談起科學工業園區實際執行工作。何博士講話福州腔很重,語調平和緩慢,邏輯清晰,他希望交大、清華的教授協助他開展科學工業園區的工作。科學工業園區正式立案後,他是第一任局長(任期1980-1984年)。

國產電動車到底行不行? LUXGEN n⁷ 5人亮點版試駕

修真漁民 深海碧璽

科學工業園區開始運作後,我們在美國的很多舊友前來參與工作,如臺揚科技公司以效法惠普(Hewlett-Packard Company)的運作方式在臺成立,總經理王華燕先生帶領一羣工程師回臺工作,並租用科學工業園區的標準廠房以省經費。我時任交大工學院院長,協助他們把微波電路設計軟體安裝在交大電腦中心的大型電腦中,這項工作是由電腦中心的助教劉大川先生執行,不到二週他們就可運用交大電腦作電路設計工作,進行之順暢,超過王華燕先生預期,我們因此合作也成爲好友。公司的其他主管如:謝其嘉先生、錢元中博士也成爲我的好友,錢博士還參與電信系的教學工作,帶出碩士研究生。其他另外幾家公司來投資,我們做了一點不同程度的協助,使公司負責人感到在地人的熱心。

中国海警在厦金海域开展执法巡查行动 维护渔民生命财产安全

交大自1964年成立電子物理系、電子工程系,後來擴大成電子領域系所。到了80年代,將近二十年的時間裡,替臺灣培養出數千位電子工程師,對科學工業園區業務發展有很深的助力。其重要原因爲早期臺大畢業生出國者衆,多留在國外發展,而交大學生多能動手,實作能力強,此時正是臺灣電子科技業開始起步,交大畢業生服完兵役後就能立刻投入新興的電子科技業發展。科學園區成立,很多交大人就轉移到新竹加入園區工作行列。

我在交大就讀期間尚無工研院,當時是「聯合工業研究所」,就位在交大博愛校區附近。1975年9月我回交大時工研院已成立,學長方賢齊先生自電信總局局長職務退休後,即改任工業技術研究院第二任院長(任期爲1978-1985年),徐賢修先生任董事長(任期爲1978-1988)。

1978年盛慶琜院長因個人家庭事務卸任赴加拿大,郭南宏教授從高雄工專校長職位轉而受邀回交大接盛院長職位,而溫鼎勳教授受方公邀請赴工研院主持行政事務,替方公分勞。「方公」是我們這些後輩對方賢齊的尊稱。他畢業自上海交大,抗戰後對臺灣電信業務的恢復貢獻很大,主持電信總局期間,正值數位通信漸漸發展爲主流,方公在技術及經濟發展方面皆能採用適當政策,爲臺灣電信界人員所敬重。方公主持工研院之際,有溫鼎勳教授協助處理業務,合力發展工研院未來方向,例如半導體研發。

交大自60年代即投入半導體科技人才培育與科技研發工作,工研院在1974年成立電子工業發展中心,邀交大胡定華教授任中心副主任,在1976年挑選十餘人前往美國RCA(美國無線電公司)學CMOS(互補式金屬氧化物半導體)技術,所選的人員有:史欽泰、楊丁元等人。

我初到交大教書時,即知中山科學院電子所內多位組長是交大電子研究所校友。中科院一個組常有百人以上,規模大一點的甚至有達二百多人。我回來時,曾受他們邀請在個別小計劃中擔任顧問工作,有時也會帶學生做他們支持的研究計劃。

中兴电、亚力认购带劲

1979年美國卡特總統承認大陸政權與我斷交,美國終止與我國一切官方交流活動。初期執行極嚴,中科院很難請到美國專家到院交流。他們雷達組有一次請了一位知名飛機公司的退休主持研發首席科學家來臺交流,這位專家說因受美國國防部限制,他不能接受中科院邀請,也不能到中科院作與雷達系統相關的演講,但是他可以接受學術單位邀請,如果學員有了充分準備,懂得問關鍵問題,他或可提供他對問題的看法與經驗,這樣就合乎美國國防部規定。中科院的此雷達組就商請我出面邀請。

小說

當時郭南宏校長已獲得教育部同意將交大工學院改製爲交通大學,郭校長將系所組織爲:工學院、理學院、管理學院,任我爲工學院院長。我於是以院長名義邀請這位專家來校進行一場演講,並規劃較長的問與答時間,這樣安排合於學術界討論慣例。

押注川普再执政?日本大增游说支出

新聞新聞